關於部落格
走在一起是緣分,一起在走是幸福;
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
故事不能只有我聽到!!!
  • 195239

    累積人氣

  • 15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極短篇故事:原來我是小雨

 

 


我站在海拔
3510的雪山東峰,我很自傲,不因為我只是一位女生,就無法爬到海拔這麼高的山頭上。我不禁佩服我自己,原來我可以到達這種遙不可及的地方,做夢也想不到,我也可以站在這裡眺望。

 

看著許多山頭,我很高興,我能站在這裡,只缺用吶喊來回應我的青春,這真的很可惜。

 

「你幹嗎不喊呢?要喊就趁現在,以後不知道你還能不能爬到這個頂峰呢!」

我的好朋友阿彥催促著我吶喊。

 

『我可不可以不要阿,我覺得會影響我的氣質,我不要。』我一口否決阿彥的建議。

 

「你喔,好吧,好吧。不跟你爭,以後你真的會後悔。」阿彥說完就跑去做青春的吶喊。

 

我還是會矜持一點,不然這樣我會感覺,我自己沒有氣質,這種吶喊,怎麼可能在我身上發生呢!

 

『啊嗚~~!』

 

聽阿彥的吶喊感覺像是有千年的哀怨,用一種渾厚又帶一點恨世間的聲音吶喊,我聽了他的吶喊,我嘴角不由得偷笑了起來。

 

『吼~~!』

 

又聽到阿彥用一種我從來沒聽過的哭調,吶喊了整個山頭,我不由得佩服阿彥,這麼會喊,而且用另一種不一樣的心情作吶喊,那種樣子,感覺像是錢都被阿扁洗光光,他沒錢洗的怨念。

 

『小雨~~!』

 

阿彥又用一種輕快的聲音嘶吼的吶喊。

『!!!』我愣住了,這字眼,好熟悉,但卻有一點陌生,為什麼?這字眼,為什麼會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我無意間看到阿彥回頭看我,似乎想看我的回應。

 

我只是一臉愣住的樣子回應他,我想這一定很醜的樣子,真丟臉。

 

小雨,為什麼我會對這字眼有這種反應,不應該的,我本身很矜持,不由的一絲絲的醜樣,但為什麼我,矛盾。

 

「哈,我就知道,你會有這樣的反應。」阿彥似乎用一種懂了什麼口氣跟我說。

 

『什麼?你預料中事情?』我開始納悶。

 

「你看著雪,看著這一片雪山,好好想,雨是如何形成的。」阿彥似乎暗示著什麼。

 

雪,如何形成的?當然是凝結;雨,是如何形成的?當然是雪溶化。

 

『!!!』雪溶化。

 

雪,我看著滿山的雪,我想著雪,似乎飄雪,是我為了你,用過的代名詞。

 

雨,曾是我傷透心,帶著傷悲的心,用雨去掩飾著雪的溶化。只是我騙我自己,原來我在逃避,關於所有你的一切。

 

而雨這字眼消失,不再讓他出現,因為我想封閉我自己,表現另一個不像我,高傲的我。

 

雨,對我來說是一種諷刺,為了你,曾經凝結,只為了你回頭看我一眼,現在,已是一種可笑的想法。

 

我懂,阿彥,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帶我來爬雪山。

 

因為我一直在逃避我自己,種種的不堪回憶,隨著雪溶化,變成雨,再蒸發化為無,從我的記憶中刪除。

 

原來,我是小雨。是那位曾為你犧牲許多,只為了讓你多看我一眼的小雨。

 

你知道嗎?為了你,小雨願凝結雪,讓你多看一眼,不能再動,只願沉澱下來。

讓我能一直陪在你身邊,那種最簡單的願望,卻被你一個眼神,抹煞掉許多我曾有過的夢想。

 

那種眼神,我永遠忘不了,只能去接受,繼續做我那最冰冷的雪,和無法溶化的心。

 

 

 

                                *雪,純潔卻帶點哀傷的溫度,持續冰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