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走在一起是緣分,一起在走是幸福;
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
故事不能只有我聽到!!!
  • 195239

    累積人氣

  • 15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短篇]戀戀東海

 
答案在放榜之後,呼之欲出,沒辦法繼續下去。她提出了分手,我只能尊重她的選擇,讓
我們彼此離開生活,我有想過挽留嗎?我承認有,我有那個想法,但是我卻沒有去做,我了
解她的個性,當說出的話,沒有收回和反悔的餘的。突然要把三年有人陪伴的感覺改掉,我
承認,很難,真的很難。
 
我,陳子軒是今年東海大學資訊工程學系一年級的學生。
 
「耳東陳,子曰的子,車前干的軒。」我說完自我介紹。
台下響起許多掌聲。
 
「學弟,歡迎你加入我們東海資工的這個大家族,歡迎、歡迎。」學長鼓掌對我說。
 
從小到大,這是我第一次在外地生活,也進入了人生另一個里程碑。
簡短的介紹完之後,快步想離開講台,那個被大家注視的位置。
 
「學弟,別太快下來阿,你還沒介紹你的生日、星座、興趣之類的等等阿,自我介紹可不
能這麼隨便哦,這是大家認識你的好機會,要好好把握。」感覺魁武的學長阻止我下台。
 
「阿,喔。」於是我又回到了那個令我害怕的講台上。

「阿,我的興趣是:看書、拍照、打電動。星座:雙魚座。很高興進入這個資工大家庭。
」我快速的說完,我向學長視個意說,我想下台。
 
「大家請掌聲鼓勵鼓勵,這位學弟比較害羞,換下一位學妹囉。」學長阻止不了我想趕快
結束的慾望,替我解圍。
 
我點頭謝謝學長。
 
我的新大學生活就此開始...。
 
首先我一定要先好好認識我們這個環境優美的學校。
我隨後帶著我最喜愛的數位相機,要開始記錄這個美麗的校園。
 
這台相機,是我最親愛哥哥,送我的生日禮物,他希望我把大學生活,記錄下來,因為哥
哥曾對我說:「子軒,你用相機照片去捕捉你生活中的那份大學快樂回憶,相信哥哥,到時
候你會知道,哥哥送你的不單單只有相機,還有那種神祕感覺和一份禮物,會比哥哥現在送
你這份更重。」
我始終不懂哥哥到底是想跟我說什麼,到底在賣什麼關子,讓我一直困惑著。
 
拍照成痴的我,用這句話形容我,再適合也不過。

「子軒,你帶相機要去哪阿?」我的室友小潘詢問著我。
 
「哦哦,沒有啦,只是想先去了解這個環境。」我向小潘解釋著。
 
「這麼快喔,以後認識的機會還很多啦,又不是只有一年,幹嘛那麼緊張呢。」小潘試著
說服著我,不讓我那麼快就離開寢室。
 
「我急性子,沒辦法,哈,我先出去囉,再見。」向小潘揮手道別。
 
「好吧,你意志力堅強,再阻止你就說不過去了,再見囉。」小潘跟我道別。
 
潘偉哲,他是我的室友,花蓮人,跑來這裡讀書。我有問過他,你是第一志願來西部讀書
的嗎?還是只是想脫離東部那個人煙稀少,桃花源的地方呢?
 
「哦,不是耶,分發到的,就來讀囉,很沒自己想法,對吧。你呢?」小潘回答著我。
 
我笑笑的說:「是喔,那我跟你一樣耶,呵呵,這學校還滿美的,只可惜學費貴了點。」
 
小潘跟我是同星座的,我這個房間四個人,好巧的是,我們四個人就有三個人是同星座的
,只有一個不合群,跟我們不一樣,他會不會被我們同化呢,我想會的。【偷偷竊笑】
 
跟我們不同星座的同學,後來在某一次問功課的機會,知道他的名字,林博淵,獅子座,
高雄人。

感覺他不像獅子座的,因為他很客氣,很隨和,看起來不像是那種很死要面子的獅子座,
我承認,我對獅子座有很不好的印象。
 
記的高中時,曾跟某一位獅子座的朋友吵架,吵架主因,卻只因為他工作時,希望我完全
配合他,但是我卻覺得那個行不通,最後事實證明是行不通的,但他卻不認錯,硬是給我坳
,讓我不太能接受他。
因此讓我們彼此出現了隔閡,不再連絡,吵架前,我們彼此是多要好的朋友,形影不離,
有他在的地方,我就會出現。原本以為我們友情會很好,直到上大學,結果,卻不是我想的
那樣簡單。
 
但博淵,他讓我對這星座改觀,不太像我之前的那位朋友一樣。我們四個人常常一起出去
玩,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歡笑好多時候。
 
還有一位室友,他叫陳桐彬,功課班上數一數二,看不出來他很會讀書,因為他玩的比我
們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阿。
 
如何玩的凶?他的怪點子倒是特多,讓我不由得佩服他,什麼都敢玩。
他曾說過:「年輕就是要敢玩,不然到老時,就會後悔當初年輕時,沒有好好的玩過。」
我記的,我們曾一起去逢甲夜市吃東西,桐彬說什麼玩大冒險,數隻數到的人,要把我們
四個人的手錶全部帶上,然後問路人甲,請問現在幾點?
讓我們另外三個人,聽到之後,強烈覺得好丟臉,但是玩歸玩,大冒險就是大冒險,大學
生必玩的遊戲。
但我非常痛恨這個遊戲,因為…是我輸,要去做這個丟臉的動作。


他不只怪點子多,每次幾乎都是他找我們出去玩的,不管是大冒險,或者去逛街,和去很
多風景區,都是由他帶路的,不敢想像,他很多地方都去過、玩過,讓我很訝異。他可以玩
的那麼瘋狂,功課卻可以在班上前幾名,讓我望塵莫及。
 
我不自覺得慚愧,開始害怕跟他交朋友,對我來說,壓力好大,他好棒,而我呢?讓我漸
漸的不太想找他,後來他好像發現我的變化,竟然特別找時間跟我談談,讓我把心底話全部
跟他說,當他聽完我心底的話,他卻不生氣,他說了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到現在我還
是忘不了。
「我們一起努力吧,沒有我們做不到的事,只有我們肯不肯做。」他不怪我的自私,反而
願意一起和我努力,交我功課,讓我一起和他努力。讓我覺得,是我太小心眼,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朋友不該這樣對待的,慢慢讓我對待他的和朋友的想法改變。
 
「子軒,你回來了阿。」小潘看見我回來了,問候著我。
 
「嗯嗯,對阿,學校真夠大,我只繞了一點,拍了好多照片,你要不要看?」我高興著問
小潘。
 
「好阿,看看我們校園有多美,這樣以後可以去那裡欣賞風景也不賴。」小潘高興回我。
 
「你們在看什麼阿?」博淵看我們兩個盯著電腦螢幕看照片,好奇的詢問我們。

「哦,我們正在看子軒剛去學校拍的照片,你要不要一起來欣賞阿。」小潘解釋著。
 
「哦,好阿,看看子軒拍什麼好照片。」博淵湊過來看我拍的照片。
 
「真美,我進入對的學校了,哈哈。」博淵笑著說。
 
「嗯嗯,對阿,我們有必要花一點時間來研究這間學校哦,呵呵。」小潘高興附和著。
 
「嗯,好阿,對了,你剛去哪裡了阿,博淵。」小潘好奇問,博淵剛人都不在。
 
「哦,剛喔,跟認識的一個女生出去玩囉,呵呵。」博淵害羞說著。
 
「哇靠,好快喔,女朋友哦?我們四個人裡,你超快的哩。」我開玩笑說著。
 
「對阿,博淵,你都靜靜吃三碗公的哦,呵呵。」小潘在旁順勢說著。
 
「唉唷,我和她還不是男女朋友啦,只是彼此有好感而已啦。」博淵害羞說著。
 
「哈哈,這就對了,是女朋友了啦,哈哈哈。」我和小潘異口同聲說。
 
「唉唷,好吧,好吧,你們都這樣認為了,我就只好承認囉,但別宣傳出去喔,拜託。」
博淵雙手合十的拜託我們。

「OK的,放心,我們絕對夠朋友。」我和小潘對博淵一起比OK的手勢。
 
「阿,對了,桐彬呢?我都沒看到他人?該不會又去讀書了吧。」博淵趁機轉移話題。
 
「怎可能,我想他不可能去讀書吧,很少看到他讀書,都嘛出去玩。」小潘說著。
 
「唷,我才剛回來就聽到有人說我壞話哦。」桐彬剛好回來聽到。
 
「哈,還好啦,他在說你好話呢,呵呵。」我幫小潘解圍。
 
「好啦,就認同你說的話吧。對了,我剛發現阿,有個地方還不錯玩哦。」桐彬高興說著
 
「哦,這次又換哪個地方了?」我、博淵、小潘異口同聲詢問著。
 
「哈,我就知道你們很期待吼,那我就賣關子吧,嘿嘿,想知道嗎?」桐彬神秘說著。
 
「吼,別賣關子了,快說吧。」我催促桐彬說。
 
「好啦,好啦,要我說可以,我們先去吃晚餐好不好阿,我滿餓的說。」桐彬轉移注意力
的回答。

「好吧,我們先去吃飯吧,等下你一定要說是哪裡哦。」我也感到有點餓,只好順桐彬的
意吧。
 
「嗯嗯,有同感,走,吃飯吧。」博淵和小潘附和說著。
 
後來得知,原來是高美濕地,聽桐彬說,那裡很詩情畫意,滿適合情侶去的,博淵可以帶
去哦。
此時博淵臉不自覺的臉紅,我們三人就笑開懷。
 
很快的,桐彬當上班代了,正如我當初猜測的,他會當選,因為我們其他三人就是一整個
想害他當選,讓他帶領我們走向瘋狂的玩四年,不知道是我們害大家還是害我們自己。
 
而我卻被桐彬害到當選公關,真是死也要拖人下水,被他打敗,公關這個職務,倒是考倒
我,我平常就很少跟女生說話,自從跟她分手之後,就很少再跟女生談話,更明確的來說,
幾乎沒有主動去找女生說話了,我把我自己給封閉起來。
現在當上公關,根本就是要我去自殺,當公關的,好歹也應該是博淵吧,現在有女朋友的
人當公關,會比較好,可能比我更懂女生在想什麼,不會太生澀的說,怎麼會是我當選勒,
跟女生談話的記憶,都隨著她離開,我的腦袋自動按了Delete。
但是現在都當上了,唉,只好硬著頭皮去試試看囉。
 
小潘和博淵竟然都沒當選什麼,那兩位仁兄,在那裡樂開懷,真可惡,不能把他們一起拖
下水。

「同學,要買資料結構的書錢,要在這禮拜五交給總務哦,謝謝大家。」桐彬站在講台跟
大家說明書錢的事情。
 
班上大家同聲回答:「好。」
 
坐我旁邊的小潘突然問我:「子軒,你的抽學伴的系,有沒有想好要哪個系了阿,好想趕
快抽學伴喔,呵呵。」
 
「阿,這麼想要阿,但我不知道要哪系的阿,你們明知道我對女生不太會說話,偏偏要我
當,真是要命,你們在拿你們的未來幸福在開玩笑。」我開玩笑的說。
 
桐彬走回來在我的後面笑著說:「疑,你此話重矣,話不能這樣說。你沒聽過,『狗急跳
牆嗎?』這句話嗎。」
 
「哈哈,對阿,我們是幫助你把你的淺力給激發出來,說不定到時候你就要感謝我們了勒
。」小潘附和著。
 
「阿,好吧,那你們給我一點建議,想跟哪個系抽學伴?」我反問他們。
 
「那就國貿系吧,如何呢?」博淵突然冒出這句話。
 
「阿,可是我都沒有認識的人是國貿系的耶,怎麼辦?」我假裝頭痛的說。

博淵笑著說:「我有個朋友是國貿系的,我請她幫你問她們公關好了,你看我對你多好,
呵呵,以後好事不能少我一份哦。」
 
「好,好,絕對不會少你的。那個人該不會是你女朋友吧,好吧,那這件重責大任就拜託
你了,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嘿嘿。」我開心的推卸責任。
 
「好啦,好啦,我幫你問她看看,還有,我再重申一次,我跟她,不是『男.女.朋.友
』,如果讓她知道,我們會尷尬,別這樣,拜託。」博淵拜託我們。
 
「呵呵,好啦,我們知道,我們私底下說就好了,不會讓她知道的。」小潘安撫著博淵的
心情。
 
透過博淵的幫忙,和桐彬給的怪點子,我跟國貿系的公關搭上線。
 
「嗨,你好,我是資工的公關。」我展現我的禮貌。
 
「嗨嗨,你好阿。」國貿系公關自然的回答我。
 
「我叫子軒,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您。」禮貌性的詢問。
 
「叫我小米就可以了,這是你本名嗎?你有綽號嗎?叫別人本名,我會有一點不習慣,我
習慣稱呼別人暱稱。」小米問我。

阿,從小到大,沒有人叫過我綽號耶,怎麼辦,以前大家都叫我本名,沒有暱稱的,頭大
了我。
 
我轉頭問我的那三位室友:「各位同學,幫我想個暱稱,國貿系的公關問我的暱稱,但是
我沒有暱稱阿,怎麼辦,快救救你們公關同學的我吧。」貌似懇求樣。
 
「OK,好,我幫你想。」桐彬自告奮勇。
 
「嗯?」
我的第一直覺,桐彬的幫忙,將會是來亂的。
 
「紫軒,這個如何呢?紫代表神祕、高貴,聽起來感覺也還不錯,你覺得呢?」博淵問我
的感覺。
 
「這不適合他啦,他應該要叫『子彈旋』這個比較酷,還有一點諧音勒。」桐彬分明故意
亂。
 
「白癡喔,什麼子彈旋,我還彈珠汽水勒。」我狠狠的回桐彬話。
 
「哈哈,彈珠汽水也不錯喔,送禮自用兩相宜,很棒阿,紫軒這個暱稱太文謅謅了啦,還
是用我的比較好聽。」桐彬試著說服我。

「我好想扁你喔,別鬧了啦,我在為你們的幸福著想,你卻在那裡玩我,真的是讓人很傷
心。」我假裝擦眼淚。
 
「唉唷,好啦,好啦,博淵說的紫軒也不錯聽,用這個好了。」桐彬感到抱歉的說。
 
經過我們四個人的討論之後,決定用『紫軒』這個暱稱。
 
「我朋友都叫我『紫軒』。」我把取好的暱稱打上去。
 
「哦,好阿,那我叫你『小紫』好了,嘻嘻,小子,小子。」小米似乎很快樂的一直稱呼
著我。
 
「阿,喔。」我不知該打什麼。
 
「那要抽學伴嗎?誰抽誰呢?你說呢?小子…」
 
阿,小米真的很愛玩我的暱稱。
「就你們抽我們吧,女生優先。」我正經八百的回答她。
 
「嗯嗯,好,伸手。」
 
「伸手?你要做什麼?該不會要我的電腦吧。」我困惑著看著螢幕打出疑問。

「吼,你很呆耶,當然是跟你要你們班的MSN阿,怎可能要你的電腦。我等下要抄一抄,明
天給我們班的人抽阿。」
 
我的房間突然傳來許多聲音。
 
「唷,你很呆耶,哈哈哈。」桐彬在鬧我的說。
 
「伸手,快、快、快,來牽我的手。」小潘附和著玩。
 
桐彬接著說:「唉唷,別那麼呆的牽我的手,哈哈哈。」
 
「你們吼,真的是,不玩我,不罷休耶,受不了你們兩個。」轉頭看了他們。
 
「好啦,他們只是跟你玩的,你不要生氣阿,他們兩個人的幸福都要靠你了。」博淵替他
們圓場。
 
我指著你們兩個說:「你們看看,還是博淵體貼人,難怪那麼快就有女朋友,你們兩個要
多學學。」
 
博淵不好意思的說:「別這樣說我啦,這兩回事不一樣。」
 
我把我們班的MSN都打給了小米。

小米收完之後說:「那我本人不用抽了哦。」
 
「嗯?為什麼呢?不是都要抽嗎?你怎麼不抽。」我困惑著回打。
 
「因為阿,我的學伴就是你阿,呆呆的你,小紫。」
 
「喔…。」
 
博淵對我說:「阿,對了,子軒,你可以約她出來吃飯了哦。」
 
「阿,這麼快喔,會不會太奇怪呢?」我擔心的說。
 
「還好吧,反正你們兩個都是學伴了,互相約出來吃飯,到時候可以一起討論功課阿。」
博淵胸有成竹的說。
 
「喔,好吧,我試試看。」
 
「那個,我們另外找個時間一起出來吃飯吧,有機會說不定可以討論功課哦。」我謹慎的
打出這些字給小米。
 
「哦哦,這麼快阿,好阿,呵呵,想不到你是急性子耶。」
 
「阿,阿,還好啦。」我尷尬的回打著。

後來我經過博淵的指導下,與小米見面。
 
認識了小米,原來小米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詹雅茹,牡羊座,她一直想找系來聯誼,,
正愁找不到系聯誼,而我們索性就成為他們第一個聯誼的系囉。
 
經過一次聯誼之後,我們又常常出來玩和吃飯,友情在不知不覺之中,漸漸加深。
 
很快一學期就這樣過了,光陰流逝快的好像翻書那麼快,不知不覺又翻掉了好幾頁,翻掉
了好多年輕時光。
 
大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和小米、博淵和他的女友、小潘、桐彬是不能缺少的,還
有兩位是小米的朋友我們八個人,終於在大二時,一起去高美濕地。
 
那個地方,桐彬大一就告訴我們了,只是後來我們決定先把東海附近能玩的先玩完,再開
始長途跋涉玩比較遠的地方。
 
我載著小米,桐彬和小潘各載著小米的兩位朋友,博淵載著他女友,我們浩浩蕩蕩的往高
美溼地騎去。
 
一路上,導遊桐彬還因為太久沒去高美濕地看風景,一度走錯路,害我們繞了一大圈,最
後不得已,使出我們的殺手?,問路人,一路問到了高美溼地。
 
「哇,真美,今天來這裡值得。」小米高興的跟我們說。

「真的,滿美。」我看風景看呆了。
 
「小子,你看風景看呆了眼喔,走吧,走吧。」桐彬催促著我們。
 
「嗯嗯,桐彬說的對,走吧。」博淵牽著女朋友的手走下去。
 
「對阿,對阿,走吧,走吧,別再發呆了,小紫。」小米說完就拉著我的手一起走下去。
 
我們在高美濕地跑來跑去,玩水、玩大冒險、玩大地遊戲,好快樂,我也拍了許多照片,
而照片的主角,漸漸的不再是風景,而是人。
 
玩完之後,我們就拖著疲憊的身軀,踏上回學校的路。
 
回宿舍的路上,小米在車上問了我一個問題,讓我始終回答不出來。
 
一直在思考,到現在還沒有忘記…。
 
「小紫,問你喔,你知道,風車面對的方向是面向哪裡嗎?」小米靠在我的背後問我。
 
「當然是風吹的方向。」我邊騎車邊回答。
 
「那風的方向又不是固定的,那為什麼風車卻是一直固定一個方向呢?」小米繼續問我。

「因為風車是建築物,當然不能轉方向阿,如果要轉方向,那就要高科技使風車轉向,目
前科技我想,應該做不到。」我正經八百,邊騎邊回答。
 
「哦…。」
 
我感覺小米累了,靜靜的靠在我的背後休息。
 
我們大家回到學校之後,大家就狂睡,真的累了,幾乎不忌日夜的狂睡。
 
睡著,睡著,不知不覺又把一年睡過去…。
 
我們四個人都住外面的宿舍,彼此感情還是一樣的深厚,絲毫不受影響。
 
「大三了耶,好快,明年就要大四,然後就要畢業了。」博淵突然感慨的說。
 
「是沒錯,你幹嗎突然說這個阿,怪怪的哦,你。」桐彬反問博淵。
 
「沒有阿,只是突然覺得時間過很快罷了。」博淵解釋著。
 
「真的嗎?我感覺不像哦,你發生了什麼事情?瞞不了我的眼睛,快說。」我逼問著博淵
 
「喔…,就分手了,就這樣。」博淵很小聲的說。

「那我們去夜衝酒桶山吧,聽說那裡的夜景滿美的,走吧,我正想去那裡看看。」桐彬故
意轉移注意力。
 
我和小潘看了桐彬的眼神,知道桐彬要做什麼,我們於是紛紛點頭同意,博淵也說不過我
們,就和我們一起去酒桶山看夜景。
 
我們四個人就凌晨跑到酒桶山的山上欣賞夜景,邊坐著邊聊天,等著晨曦那道曙光來臨為
止。
 
我們坐著看夜景,點了四杯咖啡,分享最近的大學生活,在各班遇到的人事物。
 
「對了,子軒,你和小米最近怎樣,你還有跟她聯絡嗎?」博淵突然問起小米的事情。
 
「哦,有,我們還有再聯絡,怎麼了嗎?」我解其意,反問。
 
「哦,沒事,你知道風車面對什麼方向嗎?」
 
我驚訝到,這個問題,小米曾問過我,而我當初的回答,感覺好像不是她想要的。
現在博淵怎會突然問我這個問題呢?好怪,也太巧合了吧。
 
「當然是風吹的方向阿。」我把當初我跟小米說的答案說給博淵聽。

「是嗎?…」
 
「嗯,應該吧,你怎突然問我這個問題?」我不解博淵的意思。
 
「哦,沒有啦,只是突然想到而已,沒事,沒事。」博淵解釋著。
 
「真的嗎?」我再做確定,感覺不單純。
 
「真的,相信我。」博淵意外擺一個裝可愛的pose給我看。
 
我突然有點嚇到傻眼,平常沒有那樣過的博淵,今天突然對我這樣,讓我有一點不習慣。
 
 
「你看,你看,那裡的燈光,超棒的,快看。」桐彬叫我們注意夜景。
 
「超棒的,快看,小紫、博淵。」小潘也催促我們兩個看。
 
我怎麼感覺今天的博淵怪怪的,欲言又止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太像平常的他,而且他怎麼會問起小米曾問過我的問題呢?這絕對有問題,絕對不是巧
合,我是這麼的相信,事情沒有那麼單純。
 
當我們看到酒桶山的那一道早晨的曙光,我發覺,我們已經大四。

「大四了,酷喔,今年就要畢業了哦,我們要一起畢業哦。」小潘對著我們說。
 
「哈哈,當然,我已經連貫四年的班代了,酷,我以前沒有那麼酷過,連貫王耶,哈哈哈
,叫我連貫班代好了。」桐彬快樂的說。
 
「嗯,嗯,的確,而子軒,也連貫四年的公關了,子軒你有沒有女朋友阿。」博淵趁機問
我。
 
「阿,還沒有耶,你呢?博淵,你呢?有沒有愛情第二春呢?」我趁機反問回去。
 
「沒有阿,你還有跟小米聯絡嗎?」博淵詢問著。
 
「疑,對吼,你提到小米,倒是讓我想到,我有段時間沒與小米連絡了,她也都沒有上線
,不知道她怎麼了,你知道嗎?」我突然想起小米這個人,一年沒連絡,都幾乎快忘了她。
 
「嗯…,我也不知道。」博淵突然語氣變得很低沉。
 
不知道博淵到底怎麼了,怎麼感覺每次都是博淵提到小米,然後表情和語氣都特別的不太
一樣,真是怪,到底博淵跟小米有什麼關係?怎麼都會突然問起我呢?
 
「ㄟㄟ,兩位,走啦,你們快要脫隊了,快跟上。」桐彬喊著我們。

我們現在要畢業了,現在校長帶領著我們,繞學校一圈,當作最後感謝這個校園的最後離
別。
 
「南風又輕輕的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小潘哼著離歌的歌詞。
 
「親愛的朋友請不要難過,離別以後要彼此珍重…。」我接著小潘繼續哼著驪歌。
 
整個環境都陷入一個感傷的情緒裡,而博淵,我發現,他的眼角,怎麼會有水的痕跡,是
因為要畢業了嗎?要離別感傷嗎?我認識他四年,沒有看過他流淚,連女朋友跟他分手,他
也很堅強,沒有流淚過,那時的我,很懷疑,他當初有沒有用心去愛他的女朋友,不然怎麼
當分手時,連一絲絲的眷戀都沒有,連不捨的情緒的沒有,讓我真的很懷疑,他那個人的用
心程度。
而現在突然眼角會有水,倒是讓我有一點訝異,但我想還是別說話,靜靜的,這個時候再
說話,就不通人情,或許他需要一點時間來調適一下大家要離別的情緒吧。
 
我自己眼角也不禁禁有了水的痕跡,環境真的會讓我不捨,四年,該離開了,突然要再換
生活環境,真的有一點不捨的感覺。
 
連平常瘋瘋癲癲的桐彬現在也沒有在鬧或是在玩,而是靜靜的帶領我們繞校園一圈,在他
的眼神上,看到很難看到的嚴肅眼神。
 
「大家來集體拍畢業照哦。」桐彬大聲的喊著。

大家紛紛靠近穿著學士服,要拍照留下最後在東海的記憶了。
 
相機調好之後,喀擦!
 
「那個,我們四個人再來拍一張丟學士帽的照片好不好,我想再拍一張。」拍照成痴的我
,還是想留下屬於我們四個人,最後的記憶。
 
「嗯嗯,好阿,來來。」小潘說著。
 
來,一、二、三,喀擦。
 
現在我看著以前我拍的照片。
 
大一,剛入學的那些朦朦朧朧的我和他們和全新的校園。好懷念,讓我想起好多那時大一
的瘋狂,還有許多屬於我們四個人,大一的回憶。
 
大二,看著當初我們四個和失去聯絡小米合照的這些照片,我突然想起小米這個女孩,現
在她在哪裡?怎突然失去連絡了呢?看著照片,那些笑容,好甜,好美。
 
大三,看著我們去酒桶山看夜景的照片,和我們一起共歡樂、共飲酒的歡樂照片,還有…
疑,怎麼會有這張?博淵和小米的合照,地點是酒桶山。
我印象中,博淵沒有和小米一起去酒桶山,怎麼會有這張,而且只有他們兩個人。

我有點納悶的看著那張照片,好奇的翻過來看看,看到一些話,兩種不同的筆跡。
 
『你知道,風車面對的方向是面對哪裡嗎?』
 
『我知道,是東海。』
 
『對,但你只對一半,他不僅僅面對東海,還面對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子軒。』
 
『風代表思念,而車代表風車上干的軒。』
 
我看完瞬間愣住,這兩種字跡是博淵和小米的嗎?那為什麼博淵要把這張偷偷藏在我的相
簿裡呢?我不懂,好多困惑。
 
我接著繼續翻著我的相簿,看著大四許多照片,看到大四前,桐彬送我的一張照片,他和
一個女孩的照片,翻到背面看到一些話。
 
『四年了,小子,快點找個伴吧,我都有了,你不能沒有,不管多久,我們是永遠的朋友
。桐彬筆。』
 
我泛起淡淡的微笑,桐彬阿、桐彬,看不出來你還是有一些細心舉動,難怪最後會有女朋
友。

看到一張小潘跟另外一位男生朋友合照。
我心想,不會吧,小潘怎麼會…這真的是他的本性嗎?我好奇把照片翻到背面看到他給我
的訊息。
 
『別亂想,子軒,我猜想你一定會亂想,那是我哥,我和他合照的,我不知道要送什麼給
你,就祝福你,畢業快樂。』
 
看到博淵給我的一些照片,我好奇的一張一張的翻過來看看,他有給我什麼訊息。
 
『子軒,首先先祝你畢業快樂,我也不太會說話,就先祝你畢業快樂。』
 
『然後我想跟你說一些事情,關於小米的事。』
 
『你知道小米問你的那個問題嗎?你應該有看到我偷偷藏在你相簿裡的那張我和小米的合
照了吧。』
 
『那張背後就寫了小米對你的感覺,那我怎麼會跟她去酒桶山呢?你一定會很好奇吧。』
 
『其實我和她去酒桶山的時間點,剛好是我和我女朋友分手的前天。』
 
『因為我女朋友,後來有喜歡上你,然後跟小米談過,也爭吵過,叫小米別靠近你。』

『小米不敢讓她知道,她其實對你也有意思,所以,她聽我女朋友的話,不跟你有連絡,
但私底下,她還是會詢問你的狀況,她其實很想關心你,因為你真的很呆,很可愛,很傻,
她情不自禁,但是我女朋友逼她,讓她友情在愛情選擇上,她選擇犧牲愛情,保有友情。』
 
『後來我女朋友竟然跟我分手,為了你。說真的,我很氣、很憤怒,你有哪裡比我好?我
不懂,為什麼兩個女孩都這樣被你深深的吸引著,我真的很氣,曾一度不想再和你做朋友,
只想把你當成敵人,真的只想這樣做。』
 
『小米卻阻止我,她說:「我是你的很好朋友,希望她的犧牲,不會造成我跟你的對立。
」說真的,一時間我無法接受,她的犧牲,間接的造成我的傷害,我不想怪她,因為她是無
辜的,所以我靜靜的接受。』
 
『突然寫那麼多的重話,真的很不好意思,希望我們還會是好朋友,祝你畢業快樂,小米
她仍在偷偷關心你、等你,我不知道你何時會看你的這相簿,我先留下她的電話:0989XX
XXX
X,希望你會打給她,她會很快樂,真的,祝你們幸福。』
 
我眼角默默流下大學畢業完的淚,哥,我知道你當初為什麼會送我相機了,留住大學畢業
之後的那份情。
原來哥哥,你是在暗示這個,你相信我會遇到我的另外一位天使,真的,哥哥,我現在懂
了,真的都懂了,原來相片不僅僅保留記憶,還保留那一份情,真的,
哥,謝謝你,我知道了,我拿起我的手機,0989….按下撥號鍵,久違了,小米。


                            * 風車面對的方向不僅僅只有東海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