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走在一起是緣分,一起在走是幸福;
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
故事不能只有我聽到!!!
  • 205387

    累積人氣

  • 13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短篇]勾勾手,好不好?(一)

 「你看起來肚子痛嗎?我這裡有一些胃藥,你要不要來一些,緩和你的痛苦。」一位陌生
男子對我伸出援手。
 
「喔,感謝你,但我想我應該不用。」我尷尬的笑著回應他,因為我並不只是單純的胃痛
而已。
 
「疑?你好像我以前同學,書華,是你嗎?好熟悉的樣子。」陌生男子似乎想拉近我與他
的關係。
 
『書華』,這是以前高中同學常常這樣稱呼我,因為我的本名叫『書銘華』,畢竟我的姓
氏比較特殊,我許多朋友常常說,稱呼我『書華』這兩字,會感覺比較親切。如果稱呼我本
名,反而會讓他們覺得很彆扭,再加上,這兩字搭配我的風格,他們覺得會很配。
 
當初他們這樣稱呼我,我並不排斥,反而,久而久之,我就習慣這個稱呼,甚至愛上這個
稱呼。但這稱呼,只有我高中同學知道,才會這樣叫我,其他人並不會知道,怎麼現在會有
人知道我的這個高中時的稱呼呢?

我抱著疼痛的感覺,好奇的抬起頭看看那位陌生男子。
 
「阿,邱政文!怎會是你,這麼巧,你怎麼還是老樣子,那麼體貼陌生女子,讓人感覺怪
恐怖的。」我還是老樣子調侃著他。
 
「哪有,這是應該的阿,這是紳士該有的態度。」政文傻笑著回答我。
 
政文他還是老樣子,過了那麼多年,他還是沒有什麼改變,總是會察顏觀色,看別人有什
麼需要幫忙的,總是會自動的跳出來給予幫助。
 
曾經在高中時,我印象最深刻那一次,就是我的好朋友來的太早,我竟然沒有察覺到她已
經悄悄來了,害我的裙子有一小部分沾染了血色。

不小心被政文看到,他以為我被人砍殺身體流血,嚇到。馬上跑去報告老師說,我被人砍
殺,導致身體流血,老師聽到驚嚇,馬上跑來教室看我的狀況,結果虛驚一場,單純的,只
是我沒注意到,我的好朋友提早來而已。
 
政文,他不懂為什麼我會流血,所以跑去找老師時,亂掰了一個理由,讓老師差點嚇破膽
,害我當場笑了出來,他的想像力真是豐富。
 
「好久不見囉,你怎會在這裡出現呢?」政文好奇的問我。
 
「我喔,回家阿。那你呢?你也是阿?」我回問著他。
 
「哦,沒有啦,我陪人回高雄一趟。」政文害羞的說出他的目的。
 
我的眼光慢慢的轉移到他身旁的一位嬌小女孩,想必那是他的女朋友,圓形臉、清秀的五
官、有著淡淡的清純感,似乎帶點羞澀看著我。
 
「哦哦,恭喜你阿,交了一位女朋友。」我恭喜著政文。
 
我的痛依舊在。
 
「謝謝你的恭喜阿,但你的肚痛確定沒關係嗎?」政文滿臉高興的回答。
 
「嗯,等.下.應.該.就.會.好.一.點。」我痛到說話都有一點抖。
 
「真的嗎?我感覺,你不太妙,我去倒一杯熱水給你好了,等我一下哦。」政文說著就趕
快去幫我倒熱水。
 
「嗯,好吧,謝謝。」我繼續忍著我的痛。
 
喝完熱水,似乎疼痛減輕一些些,我和政文就聊個天昏地暗,不知不覺,似乎火車伴著我
們穿越時空,回到好久遠的高中時代,那段充滿快樂回憶。
 
久未逢面的我們,彼此都有說不完的話和心情,彼此互相分享,兩年,說久不久,說不久
也很久。
 
我的嘴角不知不覺微笑起來。想不到,火車上,又可以重溫高中時代夢一次
 
「喀噹、喀噹,噓…。」

火車到站,政文向我道別,陪著他女朋友走向人生另外一端出口,而我,跨步下車,走向
人生的另外一端出口,我們還會再像今天這麼的暢快聊天嗎?我想會有的,一定會有的,因
為我相信。
 
「兒子阿,你終於回來了。」我身旁一位男孩被他媽媽緊緊擁抱著。
 
「嘻,你終於回來了,人家好想你喔。」我身旁一對男女正情話綿綿。
 
我經過他們的身旁,仔細聆聽品嘗,屬於他們的幸福。我正慢慢尋找,屬於我的那份幸福
,哪裡的幸福才是我心裡想要的。

 
                               *如果幸福能再次出現,我會感謝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