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走在一起是緣分,一起在走是幸福;
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
故事不能只有我聽到!!!
  • 209823

    累積人氣

  • 10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短篇]說故事給我聽

 
 
「對阿,我想它一定是在玩遊戲。」它一定是玩遊戲,每次你說的故事應該都是這類,八
九不離十,我應該沒有猜錯,心底有很深的確定感。
 
「慧茹,你猜錯囉。它並不是在玩遊戲。」
 
我在想,如果我猜對的話,你的故事會不會你就無法再繼續接下去呢?然後就斷了,然後
就說我怎麼那麼厲害,然後….有許多的然後?
「什麼!不對喔!它不是在玩遊戲喔,那它在幹嘛呢?該不會再聊天吧。」
這一定又是老梗了,我心想。
 
「錯!它也不是在聊天,你再猜猜看。」哲偉要我在繼續猜猜看。
 
「疑,那它在幹嘛?打著鍵盤,不是聊天、不是玩遊戲,那它在幹嘛?難不成它對鍵盤有
仇恨嗎?」我用著很困惑的語氣詢問哲偉。
 
哲偉詢問著我說:「慧茹,那你覺得它在做什麼呢?」
 
「唉唷,我不知道,好難猜喔,你每次說的故事都讓我很好猜到,怎麼這次都猜不對阿,
說一下答案咩,拜託。」我開始用我常用的任性招式,哲偉應該會撐不住吧,心裡獨自竊喜


 
「好、好、好!我說,我說。它其實在等人。」哲偉好像中了我的招式,不再問我,直接
要說答案了。
 
「等人?用打鍵盤等人?它是不是瘋了阿,等人也要去外面或是其他之類的阿,怎麼打著
鍵盤等人?它是變態嗎?還是瘋了?」我有點傻眼,因為我感覺這不合乎邏輯阿,我急著插
話。
 
哲偉繼續回答著我:「不是,不是。別誤會了,它是把它等待的心情,打在網頁上,它在
等。」
 
「打在網頁?它在等誰?一定是女生對不對?一定只有女生才會讓他等,我猜的沒錯吧。
哈、哈、哈。」
突然感覺到我變好聰明,我一定猜對,一定是這樣,我心想。
 
哲偉笑笑的說:「錯,不對,慧茹,你又猜錯了哦。」
 
「什麼!不是喔!為什麼?那他在等誰?男的?不會吧,我不喜歡看到男同志啦,雖然我
不排斥,可是、可是,不要這種故事,我不太喜歡。」
用不可置信的語氣去相信你說的故事竟然會是跟以往不一樣的故事,感覺好怪喔。我不排
斥,只是、只是我想要睡覺,這種故事會讓我疙瘩,我心底無限害怕。

 
「哦,慧茹別這樣說,我說故事要給你睡覺的,不會是男同志,不會是你討厭的或讓你疙
瘩的故事,你大可以放一千個放心。」哲偉企圖安撫我的心情。
 
「真的嗎?那到底是…?」
嘆了口氣,還好不是,不然我真的會起疙瘩兼睡不著,我心底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在等一位男生。主角,她是一位女生。」哲偉緩緩的說出謎底。
 
「我搞清楚了。你第一次用女生當主角,以往你都用男生,難怪我猜不到。」原來這次你
換了主角阿,不可思議,你的轉變好大好大,真好奇你的女生角度是如何描述這故事的,我
靜靜的聽下去。
 
「她打著字,對著冰冷的鍵盤敲著她的思念。或許這些都是老套的話。換句話來說,她是
打給永遠見不到的另一個他看的。」哲偉的語氣,突然變的有一點哀傷感。
 
「什麼?又是悲劇喔,不會吧,好討厭喔,是不是男生又死了。一定不是被車撞死,就是
有疾病而死,或者是...。」我想潑哲偉的冷水,如果又是老梗的故事,我絕對沒什麼興
趣,
我心底這麼的想。

 
「疑,慧茹可以聽我繼續說故事嗎?我說到一半而已。」哲偉突然希望我別打斷他的故事
,讓他繼續說下去。
 
「喔喔,抱歉…,請繼續說下去。」我語帶抱歉的對哲偉說。
 
唉阿,我這次又不小心打斷哲偉說故事了。
哲偉每次說故事的時候,都不喜歡我插嘴,除非說故事說到一半,有思考問題要考考我,
才會停下來,讓我回答。
不然哲偉總覺得他的故事說到一半,就被打斷,這樣的故事就不算是一個故事,我有問過
他,為什麼他會這樣覺得呢?
但他的回答總是一句:「這是我的堅持,希望你可以尊重我。」
這是哲偉的堅持,也是我最喜歡他的原因。
為什麼呢?因為,他堅持要讓他所愛睡不著的我,在不知不覺睡著的堅持。
所以,後來的我,都不敢再打斷他說的故事,只是這次,我又不小心多問問題,畢竟他這
次的故事是新的,總是讓我有好多好多好奇,所以害我想多問他問題。
 
「為什麼故事中的女主角要敲著給永遠看不見的他呢?他不是被車撞死,也不是有疾病而
死,而是......男生的他是她夢中的他。」哲偉的語氣突然特別的放慢,慢慢的說出原因。

 
「什麼?感覺好像繞口令喔,我有一點不懂意思,她是不是作夢做太多,夢就是夢阿。她
幹嘛這麼認真?去現實找一個不是比較好?她好怪喔。」我用困惑的語氣去詢問哲偉。
 
哲偉語重心長的說著:「對,她作夢,但是你相信,那個夢會成真嗎?對她來說,真的成
真了,很不可思議對吧。她遇到了他,但是卻是擦身而過,她後來反而要找他時,卻找不到
了,所以他只好、、、把她的想念全部化成文字,希望有一天,他會看到,就好比電影中的
向左向右走,那樣般的感覺。」
 
「哲偉,我有問題,為什麼那個女孩她,那麼可以肯定跟她擦身而過的人是他呢?好怪喔
?這會不會是有鬼阿,還是.....。」
對於這個點,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是緣分嗎?還是…巧合?或是捏造呢?還是女主角
在自己幻想呢?這次的故事讓我覺得很奇怪,害我不禁的問問題。不然以往的我總是靜靜的
聽他說故事,哄我睡覺。
 
「那慧茹,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哲偉突然又問我ㄧ個問題。
 
「好阿,讓你問,但我不想猜故事劇情喔,那樣我覺得好累。」我很好奇他又會問我什麼
問題,但我不想在猜劇情了,那樣好累。
 
「你為什麼會選擇和我在一起呢?」
 
「我、、、我、、、我。」
突然被哲偉這樣問起,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我是因為什麼選擇跟他在一起?為什麼?感覺嗎?這樣的回答感覺會不會太膚淺了。我要
怎麼回答呢?我的追求者不嫌少,那為什麼我會選擇他?
唔,這問題,好難回答,心底無限的問自己,我到底為什麼會選擇他?是因為什麼選擇他
呢?
 
「沒關係,慧茹,你可以慢慢想,不急。那我就先說我自己囉,為什麼我會選擇你?為什
麼?其實我為什麼會選擇你,是因為……。」
 
「因為…什麼呢?」我突然很想知道他的為什麼,我急著插話。
 
「我做了一個夢,關於你。」哲偉緩緩的說出原因。
 
「關於我?」我有點困惑回答。
 
嗯,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平凡的小孩,在某一天的下午,獨自敲著鍵盤,它很少與人溝通
、、、。
 
哲偉,我好想再聽你說故事給我聽,好想再聽一次,你可不可以再說一次給我聽。什麼故
事都可以,好不好。
 
我好想再聽你說故事給我聽,我好想要,真的,你可不可以起床說故事給我聽,我又睡不
著,需要你來說故事哄我睡覺,我需要你的堅持。
 
「我今晚真的、真的睡不著,你可不可以說故事給我聽,哲偉!哲偉!再說給我聽一次,
好不好?」我搖晃著哲偉的手,祈禱他能感受到我的需要,趕快醒來說故事給我聽,好希望
,真的好希望…。
 
現在的哲偉靜靜躺在病床上,出了車禍,現在面無表情的躺在病床上,而我守在身旁,我
在期待著什麼?是期待著故事嗎?還是期待著你疼我呢?
此刻我的心情極度複雜,思緒反覆的沸騰著,只希望哲偉,你趕快醒來說故事給我聽。
 
多希望哲偉趕快醒來,說故事給我聽。我現在又睡不著,很想再聽到故事,關於你…..。
 
我不禁想起當初發生的那一天夜晚。
 
在那天半夜,哲偉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喂?哲偉嗎?我想去望高寮看看夜景好不好,我睡不著,今天我不想聽故事,我只想你
陪著我看夜景和星空,好不好。」我的語氣顯示著強烈的不安全感。

 
「阿,今天你睡不著阿,你不想聽故事阿,這個...時間滿晚了,出去這樣好嗎?晚上望高
寮那裡,路燈很少,路又很彎,這樣會不會很危險。」哲偉說著一些他所擔心的事情。
 
「拜託,哲偉,我真的想去望高寮吹吹風,今天我有一點不想聽到你說故事,可不可以讓
我任性一次,帶我去看夜景和星空。每次我睡不著時,你都說故事給我聽,可是聽著聽著,
感覺有一點膩了,可不可以今晚不要再說故事給我聽,我想要你陪著我,好不好。」我又任
性的說出我希望的。
 
「這個、這個.....嗯,好吧,就這一次,順你的意思好了。你要多穿一點衣服喔,晚上望
高寮,那裡滿冷的,風也很大,你衣服多穿一點,我再帶你去。」哲偉敵不過我的希望。
 
或者應該要說他敵不過我的任性,他總是讓著我,總是順著我。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的,嘻,那你要幾分鐘呢?」我愉快的回答他。
 
「哦,這個問題阿,你問錯人了哦,應該要問你哦,我的時間永遠都是跟你同個時間的,
看你要幾分鐘,我就幾分鐘,我沒意見,但並不代表我沒有主見喔。」哲偉總是希望他自己
是一位很獨立有主見的人,不會是那樣般的依賴我,其實不是他依賴我,而是我一直的依賴
他。我感覺他很獨立,可以讓我好好的依靠他的感覺。

「這個嘛,要多久呢?要多久呢?那、那,哲偉,你20分鐘之後,再來新興路NET服飾店門
口等我,我穿好就會在那裡等你了。」我估計一下時間,就連忙說出大約時間。
 
「嗯嗯,好,那你先去準備吧,我也去準備一下。」
 
「嘻,那先這樣,待會見囉。」
 
「嗯,好,待會見。」
 
「嘻,成功了,終於可以不要聽故事了,要出去了。」臉上洋溢著許多快樂。
 
「疑?慧茹?你要出去了阿,這麼晚了?你還要去望高寮喔?」我的室友突然問起我。
 
「哦哦,對阿,我要和哲偉去看夜景和吹吹風,我睡不著。」吐著舌頭跟室友說。
 
「哦哦,是喔,難得今天你不讓他說故事給你聽喔。」室友又被我的任性給屈服。
 
「嗯嗯,想換一下口味阿,常常一樣,感覺生活很無趣。」我說著我的感覺。
 
「好吧,那我等下要先睡了,你回來時,就恕我不等你囉。」室友帶著疲憊的語氣回答我


「好,那先這樣,晚安囉,我要出去了。」跟室友揮手道別。
 
我的室友總是陪著我睡,因為她知道我是很怕孤單的人,所以每個晚上都要由她陪我睡,
只是有時候有她陪著睡,我還是會睡不著的,我好像真的太膽小了。
但我的室友總是不管我,自己已經先呼呼大睡,或許她在外面打工回來很累了吧。
我跟她相較之下,我顯得很幸福,食、衣、住、行,都不怎麼缺,我真的好幸福,再加上
有哲偉陪著我,我突然瞬間感覺到,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我不自覺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一切都準備好了,也該去等哲偉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我了,嘻。」看到哲偉已經早在那裡等我了。
 
「怎麼會呢?慧茹,我才剛好到而已。傻瓜,你衣服,嗯嗯。及格,不然我就不載你去那
裡。」回答我的時候,眼神瞬間掃瞄了我全身一下。
 
「我當然會及格,嘻,我很乖,聽你的話,多穿一點衣服。」向哲偉展示我可愛的衣服,
我想我今天故意穿可愛,看看哲偉有什麼反應。
 
不然以往哲偉是大木頭,不懂風情,每次都不知道我的用心,害我都有一點點小失望,真
希望哪天,他可以不會是大木頭,好期待那天到來。
 
哲偉突然正視著我的眼睛說:「嗯嗯,慧茹,今晚的妳,很美。」

 
「歐,哲偉,去那裡你在甜言蜜語就好了啦,現在在這裡對我甜言蜜語,很煞風景耶,這
裡氣氛又不好。」哲偉這次直接了當的說我美。
 
這次哲偉竟然不是大木頭耶,今天晚上,意外實現我當初的期待,今天哲偉好會討好我喔
,真懷疑等下他又會怎麼對我好,好期待、好期待,心中暗自竊喜。
 
「哦哦,不好意思,因為我看到你,比平常又更漂亮許多了,所以就不自覺的說出我內心
的話,我老是藏不住心理話,抱歉。」滿臉感到不好意思的回答我。
 
「唉唷,你又來了,真是的,不要說抱歉啦,感覺好像我們是朋友,沒交往,我不喜歡這
樣的感覺。」邊跟他說話,邊拉著他的手,搖阿搖。
 
「嗯,走吧,我載你去望高寮吧。」哲偉轉身準備發動機車。
 
「好。」
上車抱著哲偉,貼在他的背後,我感到一絲絲的幸福,正在迅速的蔓延著。
 
噗噗,機車移動了。
 
路上的景物漸漸移動,哲偉騎的很慢,車移動的很慢,哲偉怕路看不清楚,為了我的安全
,他騎的很慢,顧及著我和他的未來。

 
我在他的背後,似乎看到許多未來,我們甜蜜的未來。
 
我一直甜在心理,有你真好。
 
越靠近望高寮的路,路燈越來越少,風越來越冷,只有你的背部依然那麼的暖和。
 
對面來車偶爾有,但是會不時會衝出幾輛車,嚇到我,還好沒事,有驚無險,因為有你在
我身旁,我什麼都不怕。
 
看著路上景物,看著你緩緩的載著我踏向幸福的旅程,我感受好快樂,我好想就這樣,黏
著你,不離開。
 
到了,哲偉停一停車。
 
「哇哇,感覺就是不一樣,感覺比在宿舍裡,聽你說故事,好好多喔。」
我的漸漸感覺到心情舒暢,不自覺先走到木板眺望遠方。
 
「嗯嗯,是嗎?我的故事不好聽了嗎?」哲偉停好車,隨後跟上來時詢問我。
 
我急忙解釋著:「不是阿,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故事總是那一些,我有一點習
慣,想要一點改變,不一樣的生活,我不喜歡生活一層不變。」

「嗯,我知道了…。」哲偉的眼神順時往地上看去。
 
看哲偉的臉神又好像一附陷入了沉思,我趕緊又接著說話轉移話題,深怕哲偉一直陷入他
的沉思。
 
「唉唷,哲偉,不要想故事了,陪我看夜景,陪我數星星,看看我們數到幾顆,這樣就好
了,不要想太多。」興奮的指著天上的星星邊跟哲偉說。
 
哲偉笑笑著回答我。「嗯嗯,好、好,那我就陪你數著星星,陪你做你喜歡的事情。」
 
哲偉開始很認真的數著星星:「一顆、兩顆、三顆、、、。」
 
我看著哲偉的樣子,我偷偷竊笑了。
 
哲偉就是這樣,感覺那麼認真,那麼傻,總是陪著我,做我喜歡的事情,你的那份堅持,
更讓我深深的喜歡著你。
 
看來,我也要趕快數星星,不然我會輸給哲偉。
 
我也開始仰著頭數星星:「一顆、兩顆、三顆、、、。」

 
過了一段時間,彼此仰頭數著星空裡的星星。
 
「一千兩百六十顆,慧茹,你會不會口渴?」哲偉關心詢問著。
 
「一千一百二十四顆,我是有一點渴,可是我們兩個好像是不是都忘了買水來喝了呢?」
我用僵硬的笑容回答著哲偉。
 
哲偉感覺他準備的終於派上用場了,一附高興的樣子。
「放心。我去車上拿一下水,我有準備。」
 
我高興說著:「是喔,好阿、好阿,我們兩個先休息一下,再繼續數星星,今晚我不能輸
你。」
 
哲偉一付又被我打敗的樣子說:「你阿,什麼都要爭。那我可以先投降嗎?這樣你我就不
會有火藥味了。」
 
我嘟著嘴說:「好啦、好啦,不跟你爭了,每次你都不跟我爭,都讓我,很無趣耶。」
 
哲偉摸摸我的頭說:「呵呵,傻瓜,因為我疼妳都來不及了,怎捨得跟你爭阿。」
 
「嘻,這句真甜。」我的眼睛快樂瞇成一條直線。

 
「那我先去拿水一下,你等我一下喔。」哲偉轉身去機車那裡拿水。
 
「好,那我在這裡等你喔。」帶著有點口渴的樣子回答他。
 
今天沒有故事,只有你陪著我,勝過許多故事陪著我,我好高興。我獨自快樂在心底。
 
「來,慧茹。」伸手遞給我ㄧ杯原味奶茶。
 
哲偉解釋著:「半糖少冰烏龍綠喝了你會睡不著,所以我之前就改去Seven-Eleven買了一
杯原味奶茶,解解你的渴就好了。」
 
看著哲偉也拿著一杯原味奶茶,彼此喝著。原來他都已經替我想好來這裡的需要的東西。
 
「好舒服,在這微風吹著,數著星星,有你陪我,我覺得好快樂,總比你說故事給我聽好
很多。」放鬆的說著我現在的感覺。
 
「阿,我的故事不好聽嗎?真的嗎?那我該改進了。」哲偉用好像做錯事情的口吻回答著
我。
 
「不是啦,只是,你都用類似的故事,所以聽就聽慣了,想換一種口味吧,所以你別誤會
阿。」

哲偉一付胸有成足的樣子說:「嗯嗯,那我知道了,下次我再編新的故事給你,滿足你的
口腹之欲吧。」
 
我高興的回答:「嘻嘻,好,那我就期待下次的新的不一樣故事喔。我要繼續數星星,看
看數到第幾顆我們都累了想睡了,會不會就代表我們走到那一天。」
 
哲偉牽起我的手,看著遠方說:「我們會一直走下去,所以,我們會數很久很久喔。」
 
「好像吼,呵呵,沒關係,數到天長地久。」我期待著那永遠的回答著。
 
我和哲偉又馬上的仰頭數著星空的星星。
 
哲偉繼續數著:「一千兩百六十一顆、一千兩百六十二顆、、、。」
 
我訝異指著哲偉說:「阿,哲偉你偷跑,可惡,不能輸你,一千一百二十五顆、一千一百
二十六顆、、、。」
 
彼此數星星又過了一段時間。
 
「唔,六千五百五十二顆,我看了一下哲偉,他還在努力數,我開始有點睏了。」我的精
神開始不行了,好像累了。

「八千八百八十八顆、八千八百八十九顆,八千八百九十顆、、、。」哲偉還是依舊重複
數著天上星星。
 
看著哲偉繼續努力數著,我開始懷疑,他不會累嗎?
 
哲偉發現我在偷瞄他,對我說:「慧茹,你累了嗎?」
 
「嗯,有一點了。」我的頭不自覺得靠向哲偉的肩膀,想要找個休息的依靠。
 
「那我們先坐著吧,坐著休息一下吧,站著數星星也很累。」
哲偉很快就扶著我走到旁邊椅子坐下來休息。
 
「嗯……好。」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我開始討厭自己出什麼爛主意,數星星數到自己都快撐不住了,還要讓哲偉擔心,真是丟
臉。
 
哲偉故意逗我開心的說:「你還可以嗎?還是我先載你回去好了,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別
再數下去了,再數下去,我怕你會變成織女,那我就會變牽牛,我可不要阿。」
 
「疑?為什麼你不想當牽牛?牽牛和織女不是相戀的情侶嗎?」用有氣無力的語氣去詢問
他。

哲偉笑笑著說:「因為我是不吃牛的,牽一牽,最後還不是要送人,我還是比較喜歡在你
身邊陪著你就好了。」
 
「呵,你還故意逗我笑。」我的眼睛一開一闔,真的累了,真的想睡了。
 
「不逗你笑,走吧,我載你回去,這裡也開始有點冷,我載你回去睡覺吧。」哲偉扶著我
往機車方向前進。
 
感覺終於可以休息了,我把我自己害慘了,嘆了大口氣回答著他。
「嗯,好。」
 
上了車,我趴在哲偉的背後睡覺,而他是慢慢的騎車載我回去。
 
我就靜靜的在哲偉的背後好好的小憩一下。
 
碰!!突然一個強烈的聲音。
 
我感覺這次我真的睡著了,而且好像睡了好久好久好久…。
 
慧茹、慧茹?你睡著了嗎?那我就不說故事給你聽了,我剛又編了一個新故事。
 
我好像睡了一段時間。

「女兒阿,你趕快醒醒?跟媽媽說幾句話,媽媽很需要你。」
 
「唔,媽!!這是哪裡?你怎麼會在這裡?」有點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態,頭感覺好痛,詢
問著媽媽。
 
媽媽擔心的說:「女兒,你終於醒了,媽媽好擔心你阿。」
 
我還是有一點搞不清楚狀況的詢問:「擔心我?我在哪裡?我怎麼了?」
 
「這裡是醫院,你被送來醫院了。還好你沒事情,不然媽媽好擔心。」媽媽像是放了心中
一顆大石頭一般。
 
「嗯?我怎麼會在醫院?」我正很努力了解現在的情形。
 
媽媽晚上突然接到一通電話,說你被撞到了,媽媽就馬上趕上來台中看你,還好你沒事,
不然媽媽看到,心臟都會停止。
另外一個男生,聽醫生說,他好像比你嚴重,好像是他載著你,被一台飆車的機車撞到,
好像是載你的那個男生抱著你飛出去,你才減少許多傷害,還好有他,不然…..。媽媽語重
心長的說著這段我睡眠的時間發生的事情。
 
我傻眼的說:「阿,什麼,哲偉呢?媽,他在哪裡?他現在還好嗎?我要去看他,我才能
安心。」

「原來那個男生叫哲偉,嗯,他現在就在你隔壁病房裡休息。」媽媽靜靜的回答我。
 
「媽,我要去看他。」
我很激動的想要離開床去尋找哲偉,著急的情緒引領著我的思緒。
 
「女兒阿,先別動,你這樣點滴還在打,再過幾天再去看好不好,算媽媽拜託你,先乖乖
的療傷好不好。」媽媽一邊安撫著我激動的情緒,一邊說著媽媽的請求。
 
「可是、可是,哲偉他,那媽,哲偉現在還好嗎?」我掩飾不了我的擔心。
 
「他喔,還好啦,沒有什麼大礙,他說他也想先好好的休息,好像有什麼事情似的。」媽
媽似乎正努力極力的安撫我的情緒。
 
「阿?是喔,該不會他又再編新的故事了吧,好吧,那我過幾天再去看他好了,順便再過
去聽他的新故事好了。」心理不免會擔心,但又很期待著他這次又會編什麼樣的新故事,真
是讓我的心情五味雜陳,好想他,可是媽媽又不准現在去找你,真是有點擔心。
 
媽媽在旁邊照顧我,老是安撫著我的情緒,說著許多事情。但是我總最近總覺得有一點睡
不著,是因為依賴你的關係嗎?還是那個習慣,總會有哲偉說故事給我聽,哄我睡覺,現在
的我,突然好想聽,好懷念有你在我身邊說故事給我聽的感覺。
 
我還是不改著急的心情詢問媽媽:「我的傷都好多了,媽,我可以去看看哲偉嗎?他在隔
壁病房?幾號呢?」

「唔、這,你真的要去看他嗎?他不太希望你打擾他,媽也不太希望你去打擾到他。」媽
媽似乎有難言之隱。
 
「什麼?不可能,他不會不希望我打擾他,因為他現在應該編故事編好了,要說給我聽,
一定是這樣,所以媽,我要去看他,他在幾號房?」我懇求著媽媽。
 
「這…好吧。」媽媽敵不過我想去看他的念頭,告訴我,哲偉的病房。
 
「哲偉他在316房,但先答應媽媽,別吵他喔,先讓他靜一靜。」用著擔心的語氣回答著我
,似乎怕我看到哲偉的樣子。
 
「好,我會的。」用放心的語氣去緩和媽媽擔心的心情。
 
但媽媽堅持要陪我過去,怕我身體會突然不舒服。
 
「哲偉,你編故事編好了嗎?可不可以醒來跟我說你的故事呢?」
 
今天我睡不著,我想再聽你說故事,說故事給我聽,好不好,哲偉。
 
我已經在你的床邊等了三個禮拜了,你知不知道睡不著的那種痛苦嗎?我在等你說故事給
我聽。你不可以食言,可不可以醒來,實現你說過的話,編新個故事給我聽。

醫生說:「當事者,送來時,顱內出血,多處擦傷,昏迷指數6,他的家屬已經簽了病危急
救通知單了,不怎麼樂觀,但我們還是會盡力搶救,盡人事,其他只能聽天命了,和看傷
者的求生意志了。」
 
我還是依舊抱著一絲絲的希望,我相信,你會醒來的,因為你答應過我,你還要編新故事
說給我聽的,真的,你不能食言,我也不準妳食言,因為我相信你。
 
「哲偉,可不可以快點醒來跟我說故事給我聽,可不可以,唔,可不可以,我好累,好想
再聽一次你說的故事,再說你編的新故事給我聽。」(聲音越來越小)
 
我真的累了,連續好幾天沒睡覺,我的體力終究漸漸敵不過時間的流逝,眼睛靜靜的閉上
 
忽然在耳邊似乎感受到那熟悉的聲音,是我好期待的聲音。
 
慧茹、慧茹?你睡不著嗎?乖,乖,我說故事給你聽,乖,別急,我慢慢說。
靜靜的聽我說故事給你聽,我又編一個新的故事給你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平凡的小孩,在某一天的下午,獨自敲著鍵盤、、、。
 
 
                * 我想繼續聽你的故事,可不可以繼續下去,關於你的故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